1004_a2045

0 Comments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山田惠子慵懒地舒展一下身体,摇摇头道:“棋馆我交代人看着,用不着我回去。”

我其实是有点担心,她今天穿的这么辣,再加上喝了点酒刺激着神经,怕忍不住对她做出什么来。我这人虽然没什么优点,但小姨的提醒还是会听的,所以下意识地跟山田惠子保持着一定距离。

结账之后,山田惠子提议出去吹吹晚风,说这样可以清醒一些,我刚好有此意,便同意她的提议。

可刚出餐厅,就被门口的几个喝醉的社会汉子给拦住,当先那人左脸上有明显的刀疤,他冲着山田惠子的两条腿傻笑,用狰狞形容最为贴切不过。

山田惠子被那赤裸裸的目光盯得受不了,下意识地挽住我的胳膊,用那种让人骨子发酥的声音道:“亲爱的,咱们回家。”说着,她还在我右脸“啵”了一下。

被她这么一搞,别说对面几个汉子发愣,就是我也有点蒙,“唔”了一声不知该怎么回应她。

“走吧。”

山田惠子紧了紧我的胳膊,想要避开这几人,可刚刚侧过声,刀疤男竟然鬼使神差地在她的挺翘上抓了一把,接着就听她尖叫一声,不听地用手捂皮裤,我是没看到刀疤男揩她油那一幕,但见山田惠子那惊慌失措的模样,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怎么了惠子?”有一句话叫“出师有名”,在我理解来就是打人要有理由,所以尽管我猜出刀疤男刚刚做了什么,还是选择明知故问。

“他拍我我……”

山田惠子不停地捂着皮裤后角,后面的话她实在说不出来,本就喝过酒的脸色彻底通红。

可爱的少女喜欢吃西瓜

我仔细打量周围环境,不等她讲完直接一脚踹向刀疤男,看后面那四五个人的样子,他就是这伙人的老大,刀疤男本就大醉,我这一脚直接踹的他趔趄摔倒。

“NMB,小白脸子,找死。”

后面的几个兄弟见老大被揍,纷纷叫嚣着朝我冲过来,我当即开门把山田惠子推进餐馆,然后迎上去,人一旦喝醉干仗几乎都是不要命的架势,我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摆平他们。

可餐馆的地段不错,有顾客报警,毫无疑问我们又被带回去做调查,作为事件的导火索,山田惠子也难逃其责,被带回去做笔录。

郭子仪今晚不值班,审讯我和山田惠子的是个中年警官,他打量我一眼竟然先说了句“挺风流啊”,接着就问我为什么打人。

我看一眼旁边的山田惠子,“他们揩我女朋友的油。”

“哦?们的口供和他们有出入,有揩油的证据吗?”中年警官看一眼山田惠子,眼神跟看我的时候不大一样,显然面对山田惠子这样的尤物,很少有人能拿出抵抗力。

本来是挺晕乎的,但干完一仗清醒个差不多,我连连点头道:“餐馆门口有监控,您可以去调调看。”

“除去监控呢?”中年警察又问一句。

这话问得我和山田惠子大眼瞪小眼,总不能把皮裤脱下来给他拿去验指纹吧?

“没有。”我俩几乎是同一时间摇头。

中年警察把笔录收起,留下我俩去调监控。很快,审讯室就安静下来,山田惠子面带愧疚地看着我,“罗阳,说咱俩是不是不能在一块儿吃饭啊,怎么吃两回饭进两回局子。”

我同样觉得很好笑,和汤贝贝约会就很少有人来打扰,难道是山田惠子太“招蜂引蝶”所致,“也许是这朵花太难护吧。”

“那不仅护了,还护了两回,有后悔过吗?”山田惠子嘴角微咧,她觉得我的话特幽默,同时也期待着我的回答。

我看一眼身旁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她的确是那种回头率很高的女人,于是摇摇头,“如果后悔,我就不会护了。”

“谢谢。”山田惠子把头贴在我肩膀上面,有时候平凡的言语更容易让人感动。

山田惠子还想说什么,门发出咣当声响,中年警察缓缓进来,看一眼还贴在我肩膀上的山田惠子,提醒道:“这位女士,审讯室里注意举止,想清热回家再说。”

山田惠子闻言,娇羞地把头拿开。

中年警察干咳一声,双手交叉一起对我道:“我看过监控,们所言属实,但打人这样的倾向还是不对,这样,叫家属来担保吧。”

“家属?”

“担保?”

我和山田惠子一人一句,接着诧异地看向中年警察。

“警官,我们可是成年人哎。”

中年警察看我一眼,“我当然知道们是成年人,若不然,就是侵犯未成年少女,别墨迹,快点找人来担保,我还等着下班呢。”

“罗阳,找吧。”山田惠子眨巴眨巴眼睛,她在珠海可没有家属,只能寄托在我身上。

“郭子仪警官在吗?”我还是不想劳烦小姨,最主要的原因,是害怕她和山田惠子撕起来,不知什么缘故,反正她俩是一点都不对头。

$_}正版首:}发

“郭警官今晚休息。”中年警官的一句话,把我最后的去路斩断。

最后,在中年警察催促之下,我不得已给小姨打了电话。

小姨风风火火赶来,当看到山田惠子时果真没有好脸色,山田惠子猫在我身后,不敢跟小姨对视,那神情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出了警察局,小姨要载我回家,我看一眼鲜有出租车的街道,附到小姨耳边,让她捎山田惠子一程,结果小姨却推开我,不让我靠她太近,当着山田惠子面说道:“我只负责接回去,没载人的义务。”

山田惠子见状,赶忙出声说道:“哦罗阳,我自己打车就行,先回去吧。”

尽管搞不懂小姨为什么要推开我,但我知道肯定是事出有因,于是再次对小姨耳语:“按摩一周,捎她一程。”

“一个月,不然没得谈。”小姨很大声,并不顾忌山田惠子在不在场。

我看一眼穿着热辣的山田惠子,点点头同意小姨的条件。

由我指路,小姨把山田惠子送到刚刚的那家中餐厅门外,山田惠子下车前喊了一声白小姐,小姨不可能装没听见,就问她什么事。

“我有礼物要送给罗阳,能等几分钟吗?”

山田惠子讲话时,我霍地转过头,刚好看到她认真的眼神,小姨没作声,应该算是默认,山田惠子说声“谢谢”,然后去她的车里取东西。

在倒车镜内我看到一个包装袋,又觉得坐在车里不太合适,就推门下车等候。

山田惠子在我面前站定,举起包装袋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送什么好,就按照的脚码买了一双皮鞋,希望会喜欢吧。”

“谢谢。”我接过鞋子,并没有当场打开。

“别客气,再见。”

山田惠子挥挥手大方离开,似乎也意识到时间晚了,小姨也等着不宜多作停留。

“送的什么啊?”

回到车里坐好,小姨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把包装袋放好,手交叉在一起,“是双皮鞋。”

“看来她对还挺上心的,正好,我也有份礼物要送。”小姨并没有太留意包装袋,而是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激动之余竟然忘记还在车里,起身的一刻咣地撞到车顶,“,也有礼物?”

小姨先是捂嘴偷笑,接着郑重点头。

“那能不能透漏点,到底是什么礼物?”不论是谁,都没有小姨“送礼”给我的杀伤力大,我都恨不得瞬移到家里一探究竟。

“暂时保密。”小姨神秘一笑,“本来打算娜娜走了再拿给,现在看来不拿出来是不行了,再不拿的话,过不了几天又得往家里领一个。”

“……”

我知道她指的是山田惠子,对此我一直坚信没有可能,送双鞋子可不能代表愿意跟我怎么样,好朋友之间也能送,到目前,我对自己和山田惠子的定位依旧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