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6_a2051

0 Comments

   ♂? ,,

   也不知道这伙警察是不是知道杨宁的身份,又或者曾在某个地方,见过杨宁,所以最后,没有人再提出让杨宁去警局录口供的提议。

   虽说抢包算不上太大的罪,顶多关上十天半月就得放出来,不过嘛,考虑到杨宁的因素,所以谢麻子要享受到一些特权,比如说,在看守所待的时间,要比同样罪行的犯人长一些。

   至于会不会有额外的加餐,这就不好说了。

   “之前我也打过电话给,不过是空号。”

   随便找了处饮品店,一边喝着热果汁,杨宁一边说着。

   徐媛媛看着杨宁,她觉得嘛,这个男人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非要说有,就是她与他之间的距离,感觉越来越远。

   听杨宁提起这事,徐媛媛抛开有些乱的思绪,笑道:“放假那阵子,我一直待在华海,所以手机号码也换了本地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咱们的情况都差不多嘛。”杨宁笑了笑。

   “杨宁学长,自从来了华海念书,可风光了呀,还以为把咱们给忘了。”周茜在旁调侃了一句。

   杨宁倒是没太大感觉,不过徐媛媛却是俏脸泛红,也不知道这妞联想到什么事。

   杨宁咳了咳,解释道:“怎么可能会忘?这不是一直联系不上嘛,其实我也挺想们的。”

   气质高贵清纯大气妹妹Miya

   “想我们?是想媛媛姐吧?”周茜笑眯眯道:“跟媛媛姐比起来,我可差远了哟。”

   “茜茜。”徐媛媛俏脸更红了,眼下也有些焦急,暗道周茜这妞实在太胡闹了,怎么可以大庭广众调侃自己?

   看到徐媛媛很尴尬,杨宁也只能装糊涂,他可不敢顺着周茜这话往下讲,不然脸皮薄的徐媛媛,指不定就要起身走人了。

   “杨宁学长,在华复大学过得是不是很开心呀?对了,该不会每天都被一大堆学姐们簇拥吧?”周茜好奇的望着杨宁。

   别看这妞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可怎么听上去,完就是在套话呀?

   我说妹子,就这么点道行,也想从哥嘴里问出信息,这也太年轻了吧?

   “我很纯洁的好不好?”杨宁装出副很认真的模样。

   “哈哈,我不信。”周茜笑眯眯的摇头。

   “唉,这年头说真话,信得人越来越少了,就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听假话?”

   杨宁自顾自叹了叹,这多少也算有感而发,不过嘛,周茜却笑道:“因为大家都觉得,假话比真话听上去,靠谱多了。”

   “所以我才觉得,这社会越来越现实。”杨宁耸了耸肩。

   “社会本来就现实嘛。”周茜笑道。

   “对呀,谁让咱们生活的环境,一直都处于相对恶性的死循环里。”杨宁摇了摇头道:“这人活着,无非就是在重复着自欺,欺人,还有被人欺。”

   “想不到学长还有这种感慨。”周茜捏着下巴,很认真道:“我现在倒是觉得,学长先前说得那些话,八成就是在欺人。”

   我勒个去!

   我说周茜妹子,这领悟力不仅强得离谱,这现学现卖的本事,更是溜得不行。

   话说这么优秀,爸知道吗?

   这是要成为志义女老大的节奏吗?

   “既然学长刚才一直在欺人,那是不是就代表着,学长是打算跟…”

   见周茜暧昧的望向自己,这一刻,徐媛媛心头如小鹿乱撞似的,似乎受不了这种暧昧尴尬的环境,她立刻站了起来:“忽然想起学校还有点事,们聊吧,我先离开了。”

   说完,也不等杨宁有所表示,这妞就火急火燎的转身就走,

   “媛媛姐,等等我呀。”周茜一看徐媛媛都跑出十几米开外了,她也赶紧背着包包起身,“杨宁学长,等有空记得给我打电话哟,如今学校管理没以前那么严格了,所以只要不闹腾,在课堂上偶尔玩玩手机,老师也会睁只眼闭只眼。所以,我的手机,除非睡觉,不然都会一直开着的。”

   “好,没问题,等闲下来,我就给打电话。”

   在徐媛媛跟周茜陆续离开后,糟老头才笑道:“还真看不出来,杨总倒是挺花心思嘛。”

   顿了顿,糟老头摇了摇头,嘀咕道:“只可惜,用错地方了。”

   话罢,糟老头忽然道:“趁着现在挺安静,附近也没什么人,我就把任务好好跟杨总说一说。”

   杨宁安静的听着糟老头的解释,原来,在华西,出现了一个邪教组织,怀疑是华西有人想要效仿沙俄的武力至上,真闹起来,就算掀不起大风浪,但也会造成很多不稳定因素。

   当然,这群邪教教徒的行为方式,可谓是相当残忍,他们不但对外人狠,对自己更狠,甚至有传言,这些人打算在密集的人群中泼洒汽油,然后通过自焚的方式,将这些汽油点燃。

   一旦这事真的发生,那影响绝对会极其恶劣,难怪这事会让军九处来负责。

   “那要怎么摸进这个邪教。”杨宁好奇道。

   “暂时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可惜上头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限。”说到这,糟老头露出为难之色:“目前掌握的信息,就只有这些邪教成员出没的地点,其他依然是一头雾水。”

   杨宁不由升起某种鄙夷,话说好歹是军九处走出来的,会缺少信息?

   难不成所谓的军九处,纯粹是浪得虚名?

   “我的想法是,咱们动身去华西,先逮着几个人,再慢慢问出这个邪教组织的藏身地点。”糟老头干笑道:“因为是临时下达的任务,所以准备工作也没干多少,手头上掌握的信息也不多。”

   “就咱们两个人?”杨宁问了句。

   “当然不止,还有我两个徒弟。”糟老头忽然换上一副坏笑:“还是女徒弟哟。”

   杨宁觉得这糟老头就跟电影中的混球一样,一开始登场,就像山里面走出来的野人。然后嘛,就是个没见过女人的色中恶鬼,还是忒下流的那种,众目睽睽对着内衣广告品头论足。

   再之后,就成了一个懂武功,更能打流氓的世外高人,可这形象还没稳住,又成了眼下这种一看就觉得一肚子坏水的流氓师傅!

   话说,千面人应该也就这程度吧?

   “嘿嘿,好巧,看,我徒弟来了。”杨宁正值腹诽之际,忽然,糟老头抬起手,朝杨宁身后的方向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