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_a2051

0 Comments

♂? ,,

哒哒哒…哒哒哒…

两辆直升机缓缓落在一块草坪上,这里已经进入三角区腹地,透过地图显示,根本就不存在那什么北艾尔玛村,为了确保信息无误,陆正涛还特地让军七处帮忙联系三角区的将军,询问是否有这个地方。

很遗憾,得到的结果是否定的。

也就是说,佐井次郎撒了谎!

不过,这丝毫没有打乱杨宁的布局,不知军七处跟三角区的将军达成了什么联系,这位在三角区只手遮天的大人物,竟然偷偷泄漏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佐井次郎会在明后两天抵达三角区。

这对杨宁而言是一个很不错的消息,在了解佐井次郎的动向后,就便于他开展接下来的行动。

比方说,设伏,伏击佐井次郎一行人。

只是,对于设伏的地点,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这还有待商酌。

好在,像这些细节上的工作,并不需要杨宁太操心,完交给军七处负责商讨。

“早知道这么快挪地方,就不多此一举了。”

陈洛一脸无奈的样子:“还平白错过了一场大戏。”

美腿格子衫美女生活照

“老陈,以后跟老大出来行动,就别去整那些枪弹了,就两个字,没用。”何陆笑咧咧道。

“臭小子。”陈洛笑骂了一句,他是昨晚上回来的,关于内比市的震荡也清楚,当时的他,身上可着实带来不少好玩意,连火箭筒那种重型玩意都有,就连雷特狙击枪都有两杆。

可闹最后,这辛苦弄来的几箱武器,非但没有派上用场,反而还成了累赘,只能暂时寄放在大使馆,由李勋负责保管。

当然,白辛苦倒也罢了,一听说沙利姆派兵围攻大使馆,不但指使军队进来抓人,更是放了子弹壳,最后被何陆等人痛扁一顿,陈洛心里那个悔呀,恨不得当时他也在现场大展神威。

降落的地点是一处非军事秘密基地,表面看是由一圈临时搭建的民房组成的聚集区,可实际上,这里是华夏军方的一处秘密据点。

而负责这处据点的军人,既不是军七处,也不是军九处,而是华夏最精锐的军队——鹰翼部队!

“们待会都老实点,听明白没有!”

一个将官大清早就拉着手上的兵出来等了,可等了半天没来,就让这些兵开始训练。

顶着烈日不但站了老半天,最后还被狂训一顿,这些鹰翼部队的军士们一个个都苦着脸,尽管早已习惯这种高强度的训练方式,但肚子里对于那个迟迟未来的所谓领导,多少有那么点抱怨。

好在,直升机终于出现并降落,在长官的喊停下,他们也终于能够得到一些休息时间了。

整齐划一的迈步走到直升机降落的空地,他们也很好奇,到底是哪一号领导架子这么大,竟然一次要出动三辆武装直升机。

可当看到最先走下来的,是一个戴着墨镜,满脸笑意的青年时,他们脸色就有些变了。

紧接着,又跑下来一个喜笑颜开,一看就是那种一肚子坏水的混球,他们脸色再次一变。

之后,又出现四个不管怎么看怎么像打手保镖的人,其中三个年纪也不是很大,他们的脸色又变了。

最后,看到一个边走边拿着随身镜补妆的妙龄女子后,他们,彻底没了脸色!

卧槽!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这也叫长官?

甭说他们肚子里开骂了,就连他们的长官,也是脸色不好看,只不过碍于在人前,不方便表露。

可这长官懂得做人,不代表手底下的军人也一样,立刻就有人站出列,喊道:“长官,我肚子疼,想要去方便一下!”

说话的声音很洪亮,还时不时用倨傲的眼神瞥向杨宁一行人。

“长官,我也肚子疼!”

“长官,我口渴!”

“长官,我还没吃早餐!”

顿时,一群鹰翼成员彻底沸腾了,每一个说话时都一肚子怨气,根本就没有保留。

“胡闹!简直无组织无纪律!”这长官尽管心中也有气,可明面上不方便表露,毕竟这可是军七处交代的,而且还是得到了京中海的委托书。

作为对京中海直接负责的鹰翼部队,哪怕是军部也管不到他们这边。

“看来,别人不是很欢迎咱们呀。”杨宁笑了笑,看了眼面前这群桀骜不驯的鹰翼成员,他也不生气,缓缓走了过去,礼貌的躬了躬身:“真的很抱歉,因为起飞时遇到了一些小问题,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

“杨先生客气了。”那位长官脸色稍稍缓了点,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不过他只知道这趟来的人姓杨,但他压根没料到,对方如此年轻。

不过这长官懂得做人,不代表手底下这群桀骜不驯的小病也一样,因为常年驻守在境外,渐渐就养出了一些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性子,不能说无视纪律,但或多或少染上了一些耍横的性子。

“长官,我拒绝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卖命!”这时,一个大概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走了出来。

随着这男人一开口,陆陆续续的又出现了十几个人。

当然,后面的大队伍也有人面露迟疑,似乎犹豫着到底应不应该也出列,与弟兄们同甘共苦。

“说谁是小屁孩!”韩开洋不乐意了,气呼呼站了出来。

“我爱怎么说管得着吗?”那个男人撇撇嘴,然后道:“三角区很危险的知道不?不是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来旅游度假的地方,这里常年有毒品交易,那些毒枭…”

“不用跟我长篇大论说道理,这附近是张麻子、麦泽、坎墩的地盘,我跟他们打过交道。”韩开洋平静道。

“?就凭?”这军人一脸不信。

“们应该知道麦卡杜吧?”韩开洋又道。

“当然知道,这可是一号凶人,当初麦泽跟坎墩,都只是给麦卡杜做事,他们也是借着麦卡杜的势力,才慢慢发展到今天的。”这军人立刻点头。

“那就好,这么说吧,麦卡杜是被我生擒的,当时我只有十六岁。”韩开洋仅仅一句话,就让原本还算安静的现场彻底炸开锅了。

鹰翼的长官也是一脸的错愣,随即表现出不信之色。

“吹,继续吹,别停。”那军人先是错愣,紧接着放声大笑。

“我可以作证,麦卡杜,确实是被开洋活捉的,当时参与抓捕行动中,只有他发现了麦卡杜的踪迹,并一路跟踪擒获。也因为那一次的表现,他进入了我部的视野,在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考察后,加入我部。”

陆正涛缓缓走了出来,说完后,顺手掏出随身证件:“对了,我来自军九处,目前担任信息管理工作。”

军九处?

这一刻,在场的军人都露出面面相觑之色,这岂不是说,这个自称活捉麦卡杜的家伙,也是军九处的人?

尹楠跟尹浩也站了出来,两兄妹第一时间掏出鲜红的证件。

四个军九处的人?

“虽然我不是来自军九处,但我也是有军衔的,应该不比各位低。”陈洛站了出来,掏出证件:“京警卫,目前任职联队副大队长,主要负责人员调集指派的相关工作。”

竟然是一个京警卫!

还是个当官的!

忽然,众人将目光转向杨宁,他们不禁好奇,这个姓杨的小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难不成,是某个领导人的私生子,不然岂会动用军九处的人来保护他?

“至于他,也就是我们长官,目前在军九处任职,担任军九处第四官员。”陆正涛缓缓道。

“什么?”

看着杨宁微笑着点头,这一刻,即便是那个原先还保持着好脸色的长官,也跟手底下的军士一样,露出强烈的匪夷所思跟荒谬。

他很清楚,这第四官员背后,代表着什么含义!

第四…仲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