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6_a2072

0 Comments

拉到了后台之后,朱华华上下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

朱华华问我道:“你怎么了?”

我摇摇头。

朱华华说道:“感觉你有心事?出什么事了。”

我说道:“没什么。”

朱华华知道我不想和她说,她也没说什么,就走出去了,走回了刚才她站着的那个地方。

我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灭掉烟头,出去了,坐在了贺芷灵的旁边。

这种表彰大会,按照贺芷灵的行事作风,她应该不会来参加才是啊,她来干什么了啊。

我无精打采的,坐在贺芷灵身旁。

我想和她说上两句话,哪怕只是一句话,看看她怎么对我的,我也不至于心里那么难受。

我看了看她,最终,还是欲言又止,没有说。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问她为什么来,但是,何必问,干嘛问?

“鞋带。”

我一扭头,看看她,是跟我说话吗。

是,贺芷灵说了两个字,鞋带。

看看鞋带,我的鞋带松了,我弯腰下去,系好了鞋带。

接着,我开口问道:“这种会议你也会来参加吗?”

贺芷灵说道:“不欢迎我?”

我说道:“不是,只是很少见你来参加会议,好奇。”

贺芷灵说道:“来看看你有没有哭。”

我一愣,然后看着她,瞪大了眼睛,问:“来看我有没有哭?啥意思。”

贺芷灵说道:“刚才我见你趴在桌子上,我以为你哭了。”

我说道:“你,刚才还躲在外面偷看我?”

贺芷灵说道:“是。”

我问道:“为什么。”

贺芷灵说道:“不为什么。”

她有种,来逗我的那种感觉,那种意思。

来逗我干嘛?

我没说什么了,看看她,扭头看台上,然后跟旁边小凌说道:“我出去一下,有什么需要找我的,你给我打电话,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小凌点头。

站起来,我便离开了。

走出了外面。

又点了一支烟,想要借着抽烟,赶走心中的苦闷。

贺芷灵跟着出来了。

她走到我身旁,说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问:“哪。”

她说道:“看戏。”

看戏?

又是看戏?

上次说看戏,是去抓四联的人去了,这次说看戏,难道也是去抓人吗。

我说道:“好。”

她走在前面,我跟在了后面。

上了她车,离开,然后转出了外面,我让我后面的人跟着。

阿楠他们在后面跟着我。

上了高速。

我问道:“去哪。”

贺芷灵说道:“万山。”

万山?

万山是哪里。

想了想,这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熟,哦我懂了,万山,就是说的敌人贩毒的那个鬼地方。

不是贩毒,是种植制毒的植物的那山上,同时,他们在山上制毒。

我马上兴奋了起来:“要抓人了!”

贺芷灵点头。

看来,要行动了,大行动,打掉这制毒贩毒团伙。

心里按捺不住的兴奋。

我问道:“要不要拉我们的人来帮忙?”

贺芷灵说道:“不用。”

我说道:“那,警察呢?你们的人呢。”

贺芷灵说道:“秘密出发,前几天开会就在说这个。”

我说道:“原来这样子,怪不得你们都在关机。开大会议,要执行大任务了啊。”

贺芷灵有点担忧的说道:“可是,我觉得这一次行动,不成功。”

我问:“怎么这么说。”

贺芷灵说道:“开秘密会议被人家知道了。”

我说道:“那你们之间,该不是就是你们自己人之间,有这种人家的卧底吧。”

贺芷灵说道:“就算没有,那外面的人也能感觉得到。”

我说道:“该不会吧。”

我心里是盼着,赶紧的把这群制毒的危害人间的王八蛋们都抓了吧。

我问道:“那如果消息走漏了,那岂不是抓不到人了。”

贺芷灵说道:“这两天,线人来报,万山的人正在慢慢的离开。进来的少,离开的多。这说明,他们嗅到了风声,在疏散。”

我说道:“那这次去抓什么,抓风吗。”

贺芷灵说道:“去了就知道。”

到了万山那边。

已经是晚上。

我看看天空,繁星点点。

车子开进了一片树林之后,停下来。

贺芷灵关了车灯,我们身后跟着的阿楠也关了车灯。

我前后左右的看着,问道:“人呢,人呢?埋伏的大批警察呢。”

贺芷灵看了看时间,说道:“已经封了几条主干道,主要抓捕人员准备上山。”

我问道:“那我们在这里,能看到什么呢。”

&n

bsp; 话音刚落,贺芷灵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看,喂了一声,听那边的人说话。

完了之后,她说道:“结束任务。”

说完,她挂了电话,双目无神,看着前方。

前方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只有一大片树林,倒是上方有东西看,看星星。

我问道:“怎么了,结束任务?”

贺芷灵说道:“无人机,热感应勘察,山上那片临时移动板房,空无一人。”

我问:“这么说,毒贩得到了消息,跑完了?”

贺芷灵说道:“是。”

我叹气,说道:“呵呵,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贺芷灵说道:“不过抓到了他们安插在我们内部的线人。”

我一拍手:“这还差不多。就可惜了没抓到这群毒贩。只能等下次了?”

贺芷灵说道:“抓了这个卧底,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卧底。有时候,觉得挺心累的。”

她轻轻叹气一声,靠在了椅背上,然后把凳子按靠后一点,无奈的样子。

我说道:“别呀,你可别心累呀,你心累了,他们还怎么玩啊,还怎么对付这些犯罪分子啊。谁都能累,就你,不能啊。”

贺芷灵闭上了眼睛。

我觉得这时候的我,应该说点安慰的话才是。

贺芷灵在跟了这些人那么久,结果到了这时候,要抓捕了,前功尽弃,怎么让她不感到心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