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0_a2051

0 Comments

死了!

康斯利死了!

在场这群嗜血者,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作为嗜血者中最有潜力迈入域主之一的康斯利,就这么死了?

相比较这样一个震撼,他们更震惊于杨宁展露出来的实力——领域力量!

该死的,这个年纪,怎么可能会出现一个掌握领域力量的怪胎,先不说这是初窥门径的领主也好,还是货真价实的域主也罢,这种实力,都断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招惹的!

域主之下,尽皆蝼蚁!而同样的,触摸到领域门槛的那些领主们,同样能将他们视为蝼蚁,毕竟康斯利的下场,还不足以作为教科书,惊醒他们吗?

“跑!”也不知道是谁怪叫一声,但凡清醒过来的,无不夹着尾巴鸟兽四散。

“跑得了吗?”

杨宁冷哼一声,领域权杖轰然砸向地面,顿时激起一股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波动,这股波动如同来自九幽地底的呐喊,瞬间让这些嗜血者内心颤栗,他们近乎同时茫然的怔在原地,一时间,竟忘记了逃跑。

下一刻,杨宁手中出现了死亡使徒,这柄被诅咒的短剑,拥有着恐怖的腐蚀能力,瞬间就让那些天人合一级别的嗜血者们,化为了腐朽,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

至于那些实力已经迈入道法天成的,同样没能幸免,在他们未曾醒转过来的时候,就带着迷惑,死于死亡使徒刃下。

雪莉尔就站在后边,看得清楚,看得真切,她早早将杨宁视为魔鬼般的人物,对于这些残暴不仁的嗜血者,同样也是这么看待的,可这一刻,看到杨宁如同捏死蝼蚁一般,疯狂屠戮着这群嗜血者后,她才意识到,哪怕同样是魔鬼,显然,这些嗜血者也只是小鬼,而杨宁,比这些嗜血者的级别,不知道高多少倍了!

韩国大胸妹子LOL女枪COS双峰撑爆小可爱

待一切归于平静,雪莉尔忘记了身处何方,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就在刚才,这里还站着几十号嗜血者,可现在,连渣滓都没留下,要不是现场留下的痕迹,那么非要告诉她刚才没人来过,她绝对相信!

“去哪?”

见杨宁漠然离去,雪莉尔才反应过来,急忙叫了起来。

杨宁没有理会这妞,依旧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可雪莉尔赶紧小跑追上,叫道:“那里是内谷方向,难道还要进去吗?”

“对。”杨宁漠然的点了点头。

雪莉尔停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很想转身,就此与杨宁分道扬镳,可之前康斯利的追捕,让她意识到,光靠她一个人,断然逃不出死亡谷,这是直觉。

相比较残暴不仁,甚至会垂涎自己美色的嗜血者,明显魔鬼般的杨宁,要给她更多的安感,纠结了一小会后,雪莉尔立刻跟上杨宁,目光坚定。

“找死吗?”杨宁皱了皱眉,他没想到雪莉尔会跟过来,这让他很烦。

“求求,带我离开这地方。”雪莉尔近乎哀求的看着杨宁。

“想必也猜到我的目标是血咒之地,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我相信,那里也肯定有连我都应付过来的存在,真遇上危险,我可顾不上。”杨宁不咸不淡的说着。

雪莉尔脸色一白,但还是咬着银牙,点头道:“如果真遇到危险,我不会成为的累赘。”

若有所思的看着雪莉尔,杨宁点了点头,就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了。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的前行着,期间也遇到过几波嗜血者,都是些小角色,杨宁自然是杀到手软,感受着杨宁身上愈发浓郁的血腥味,雪莉尔也是娇躯颤抖不止。

“竟然是冲着我来的?”杨宁皱了皱眉,沿途遭遇的那几波嗜血者,让他打听到不少信息,凭借着幻瞳术的神奇,他更是知道了一些血咒之地的情况。

“先生,一定要救安吉丽娜。”

这不是雪莉尔第一次说这话,杨宁有些恼了,哼道:“这个背信弃义的娘们,跟那个鲁卡是一丘之貉,当初摆了我一道,我凭什么要救她?”

“这一定是鲁卡的主意,跟安吉丽娜无关,我相信她的为人。”雪莉尔一本正经道。

“够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把给扔在这?”看到雪莉尔脸色更白了,杨宁才哼了哼:“既然想跟着,就让我耳根子清静点,现在不止是那娘们有麻烦,我麻烦同样不小!”

一想到是自己搞出来的动静,引起了嗜血者那位圣主的注意,而自己之所以暴露出神之力,又是因为这些个萨卡家族的人,眼下雪莉尔竟然还让自己去救安吉丽娜,杨宁也是气得够呛。

雪莉尔有些委屈,但没有再分辨,只是垂着头,默默的跟在杨宁身后。

“在这等一下,躲到那边去。”杨宁忽然开口,脸色露出一抹凝重。

雪莉尔先是疑惑,可很快,她就隐隐意识到什么,没有吱声,而是点头,就朝着杨宁所指的区域跑去。

她前脚才走没多久,紧接着,场内就出现了两个毫无气息可言的嗜血者,这是两个竖着头,看上去像是中世纪贵族的中年人,尽管气息平常,但只要有点见识,就知道这两人的气息尽数内敛。

领主!

两个领主!

杨宁瞳孔微缩,关于嗜血者的信息果然有误,连领主级的存在,都只是跑腿的货色,那么传说中的嗜血七扈从,以及那个所谓的圣主,又是怎样的存在?

恐怕,就算是四大船长,都要为此头疼,甚至震撼吧?

眼下,杨宁可没心情去体会四大船长的感受,大敌当前,他没有太多信心与领主针锋相对,一个卡门就已经逼出了自己最大的底牌,而现在,面对两个丝毫不逊色卡门的嗜血者头目,杨宁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就是斩了康斯利?”其中一人缓缓道:“给两个选择,要么成为血奴,要么死。”

“好霸道的选择。”杨宁冷笑:“真以为我是泥巴,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再说了,们凭什么认为是我斩了那什么康斯利?”

“不用狡辩,身上有他的气息。”另一人冷漠道:“再说了,就算康斯利不是杀的,一样得面临这个选择。”

杨宁眼睛微微眯起,他知道,眼下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他所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