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_a2050

0 Comments

抬眸四望,要走好远才能上主路,而主路上依然两面空旷,偶尔有车辆经过,车速飞快,全都是私家车。

脚下的石子路,她穿着细高跟走得艰难,这都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她不该因为大人的战争,让无辜的孩子跟着受罪。

旁边,那辆价值不菲的奢华名车慢悠悠地跟着,被她甩了一巴掌的男人一直冷眉冷眼地看着她,明显想知道她能撑多久。

方若宁也干脆,顿了顿,突然转身。

宾利慕尚停下来,男人眼眸斜睨,手指在驾驶车门一侧按了下,车门打开。

“轩轩,上车吧。”

小家伙心里开心,但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大人间气氛不对,他能感受到,因此也变得小心翼翼。

一路上,彼此都不说话,方昀轩也乖乖地不再撮合。到了市区,方若宁冷淡开口:“麻烦霍先生随便找个地方停一下吧。”

男人没有反对,真得找了个可以停车的地方,靠边停了住。

只是,方若宁推开车门准备下去时,霍凌霄抢先开了口:“轩轩,你在车上坐会儿,我跟你妈妈有话说。”

方若宁眼眸一抬,心里咯噔一蹦,却见男人已经推门下车,长身玉立地在路边等着。

“轩轩,你坐在车里,我下去跟霍叔叔说几句话。”转头,她笑着叮嘱儿子。

可爱清纯少女演绎厨房好能手美图

“好,”小家伙很乖地答应,却又急忙补充,“妈妈,你不要跟霍叔叔吵架,每次吵完架,你都会哭。”

而他看着妈妈伤心哭泣,他也很伤心。

方若宁回头看着儿子,呆了下,弯唇一笑:“好。”

这些日子,她跟霍凌霄剑拔弩张的相处,想必还是在孩子心目中留下阴影了,方若宁拍上车门时,心想是应该跟他心平气和地谈谈。

走过去,男人一手抄在西裤口袋里,慵懒随意的站姿却透着一种王者贵胄般高高在上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臣服。

想到褚峻中,她心里不免担忧,跟这个男人斗,他们有胜算吗?

“你要说什么?”走近,她淡淡看了男人一眼,很平静地开口。

霍凌霄看着她,突地勾唇,一手摸了摸被她打红的那半边脸,“不该道个歉什么的?”

方若宁想着那会儿的怒气,这一巴掌打下去还觉得轻了,可是既然答应了轩轩不跟这人吵架,她忍了忍,低声说:“算我不对好了,但也是你先对我出手的。”

霍凌霄看出她的隐忍,盯着她瞧了几秒,突然长出一口气,像是无奈又像是妥协:“接受我有那么难吗?非要逼我把事情做绝?”

“我逼你?”方若宁仿佛听到了笑话,冷嗤了句,回头看他,“霍先生你能分清青红皂白吗?我们之间到底是谁在逼谁?”

“我没有存心为难你,轩轩是我们霍家的孩子,这是事实,我不过是想他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能健康茁壮地成长,可是你把我视为洪水猛兽。”

男人盯着她,等着她的回应。

方若宁不敢直视那过于幽深锐利的眼眸,撇开眼,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好一会儿,才淡声说:“或许你追女人的手段在很多人看来,是令人难以拒绝,可惜……不是我想要的。就好比我想吃苹果,可你把最好的梨给我送来,我不吃,你还怪我不识好歹。”

霍凌霄被说中,脸色微微一沉,眼眸抬起看着她。

女人苦笑了下,“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这样想的,觉得我不识好歹油盐不进,可是,你从没想过,你给的那些不是我想要的,甚至,我对你——也从来没有过想法。我想要的爱情,不是这种,你做再多,对我来说不过是困扰。”

霍凌霄也是想跟她好好谈谈的,可当听到这番话,脸色还是瞬间变了。

“那你想要的爱情是哪种?跟那个姓褚的在一起,就是你想要的?”

听他语气陡然拔高,方若宁回头,“至少,他懂得尊重我!不会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

男人邪魅坏痞地一笑,眸光里满是戏谑,“你的意思是,他还没有碰过你?”

“……”方若宁气坏,跟这个衣冠禽兽根本没法好好谈!

瞪着他看了几秒,女人转身要走,又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她登时暴跳如雷,回身时一把抽出手来,竖着手指警告:“霍凌霄,我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才下车跟你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你既然是这幅态度,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后天,法庭上见!”

留下这话,她气冲冲地走到车门边,带了轩轩下车。

方昀轩一边跟着她大步离开,一边回头看了看渐渐远离的男人。霍凌霄原本咬着牙忍着怒意,面色紧绷而阴沉,可当看到孩子眼中那一抹忐忑担忧又失望哀怨的情绪,他顿时皱眉,心里蓦然一惊。

这些日子的战争,好像把小家伙惹毛了,他竟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晚上,孩子睡了,方若宁一个人怔怔地坐在阳台上发呆。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她冻得浑身快失去知觉时,手机响起。

看着是好友的来电,她坐起身,缓缓舒了一口气,接通。

“喂……小静。”

冯雪静听着她疲惫低落的语调,顿时关心地问:“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还不是那些事,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办了……”

“霍凌霄还是要跟你争夺轩轩的抚养权?”

“嗯,法院传票已经寄到了,后天下午开庭。”

冯雪静大吃一惊,“这么快?这完全就

不给你准备的时间啊!你找到代理律师了吗?”

“算是找到了吧。”方若宁缓了缓,才说,“就是上次我跟你吃饭时,打电话的那个男人。”

“他不是在追你吗?”

“准确来说,我跟他……现在算是男女朋友。”

“什么?”冯大小姐再次吃惊,“你开玩笑吧?你这么快就答应他了?”

这些日子事情太多,方若宁脑子很乱,一手无措地揉着头发,叹息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反正一糊涂,就答应了,现在没办法,只能将就下去。”

“若宁,感情的事可不能这么随意,我知道你是想让他帮你打官司,可这个人情债你怎么还?万一对方脾气性格不好,事后发现是被你利用了,报复你怎么办?!”

冯雪静说的这些也不是没可能,现在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变态。

但这一点,方若宁却很有把握,“不会的,我跟他说清楚了,他坚持要帮我。”

“这……可我还是觉得,不太好。”

方若宁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下午她已经动摇了一次,可后来被霍凌霄刺激,她又坚定了想法,她怕现在闺蜜再一劝,她又要动摇。

“小静,后天下午你帮我去接一下轩轩,我估计抽不出时间。”

“好,没问题。”冯雪静答应,但又忍不住劝,“你真想好了?要跟霍凌霄硬碰硬?其实我觉得,事到如今,你倒不如试试曲线救国的法子。”

“曲线救国?”方若宁不解,“什么意思?”

“轩轩是霍凌渊的啊!就算是要争夺抚养权,也应该是霍凌渊那个亲生父亲出面,可这一切都是霍凌霄在牵头,算怎么回事?你倒不如直接去找霍凌渊摊牌,把事情说清楚,然后让他放弃孩子的抚养权,这样霍凌霄一个大伯,他能有什么立场跟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方若宁听着,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一直以来,都是霍凌霄掌握着主动权,你何不换一种思路?他可能到现在都还瞒着霍凌渊,让所有人都以为孩子是他的,所以他以父亲的角色来跟你要孩子。你不如就直接把话说明,让所有人都知道孩子不是他的,看他还怎么跟你抢。”

冯雪静话音落下,方若宁好一会儿沉默,可脸色明显有了神采,显然觉得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法子,没准儿真是目前唯一的希望了。

反正不会有比现在更坏的结果,她短暂一思忖,跃跃欲试:“那我明天去找霍凌渊?”

“后天就要开庭,你当然要动作快一点,不过,也得两手准备,万一霍凌渊跟他哥是一路货色,你还得打官司。”

“是,我肯定得两手准备。”

困扰了一晚的问题突然有了缓和的希望,方若宁忍不住站起身,觉得头顶的阴霾都消散不少。

“哎……”冯雪静叹息道,可惜地说,“我本来觉得霍凌霄这个钻石王老五你不要白不要,还想着撮合你跟他在一起,谁知你们居然闹到这种地步,你更是做了别人的男朋友!”

方若宁口气淡淡:“没办法,他实在是太嚣张过分了,跟这种人在一起,我无法忍受。”

“行,知道了,希望你能留住轩轩吧。”

挂了电话,方若宁也不郁郁寡欢了,看了看时间不早,便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她送轩轩去幼儿园,路上还想着等会儿怎么联系霍凌渊,怎么开口解释这事,可不想,刚到幼儿园门口,便看到那辆白色的玛莎拉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