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3_a2051

0 Comments

♂? ,,

“许奎这混蛋,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孟飞宇气得牙都疼了,眼下警局里,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这王八蛋到底干了什么!”

看到负责接听的小刘又急匆匆跑进来,孟飞宇不用猜,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孟局,您看这事…”小刘脸上满是苦色。

“行了,派人去一趟吧。”

看着小刘如释重负的离开办公室,孟飞宇看了看表,眯着眼自语:“到现场,怎么也得十分钟吧,算下来,拖了近二十分钟也该够了。”完后,孟飞宇叹了声:“下次再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真伤脑筋。”

揉了揉眉心,孟飞宇这次也算还了许奎的人情,要不是他说儿子被弄残了,孟飞宇绝不会帮这忙。

上星期,跟他同级的陈局已经被停职调查,还召开了干部会议,而且是何市长亲自主持的。在会议上,何市长话不多,但每说一句,都会拍着桌子,一脸愤怒的咆哮。

眼下,是一个极为敏感的时期,要不是几年前欠了许奎一个大大的人情,孟飞宇肯定会一口回绝。

“希望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可千万别再出幺蛾子。”孟飞宇暗暗想着。

性感唯美风

杨宁目送徐媛媛进了锦花园小区,这才随着周茜上了辆出租车。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开车的司机以为杨宁跟周茜是情侣,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就开玩笑道:“小伙子,惹女朋友生气了?我说呀,男人应该大度点,女孩子天生就要哄的嘛,再说女朋友这么漂亮,这不给别人可趁之机吗?”

“师傅,误会了,我们是同学。”杨宁尴尬的笑了笑。

“同学?”司机露出一种我懂的眼神,笑呵呵道:“都一样,像们这些学生,交朋友,不都是从同学开始的吗?”

杨宁看了眼周茜,发现这妮子已经脸红耳赤,似察觉到杨宁望来,仿佛触电一般撇过头去,心不在焉望着窗外。

以杨宁的眼光,也无法否认周茜确实漂亮,无论身材还是样貌,都至少能给八十分。

如今,周茜欠缺的无非是岁月的洗礼,只要身上那股青涩洗去,臀跟胸再发育发育,到了大学,至少也能混个系花什么的。

想到这,杨宁起了点捉弄的念头:“师傅说的对呀,这男女朋友,还真是从同学开始的。”

周茜脸更红了,她也听出杨宁是在调侃自己,立刻恨恨的瞪了眼,不过美目间没什么杀伤力,反而多出一种别样的韵味。

“师傅,再瞎说,我就不付车钱了!”

对周茜的威胁,司机浑然不在意,哈哈大笑道:“小姑娘,有男朋友,哪轮到付钱?”

“师傅说的挺有道理,不过得纠正纠正,是同学,同学。”杨宁也在一旁搭腔。

“哼!都是坏人,不理们了。”

周茜羞得想跺脚,嘟着嘴,也不说话了,只是望着窗外,不过脸上的粉艳已经蔓延到了脖颈,看得杨宁不由暗爽。

这司机也是明白人,不再说下去了,杨宁自然也不会揪着这话题,他目前对周茜的了解不算多,就更别提有什么想法了。

如果硬要找个看法,杨宁只能说,这妞的屁股应该挺有弹性的。

出乎杨宁意料,周茜的家竟然在碧园。

碧园是南湖市比较有名的中档别墅区,一套别墅的价格在三百至五百万不等,越靠近江景、淡水区域,那么房子就越贵。

“住这?”杨宁愕然。

“不行吗?”看到杨宁这副表情,周茜相当享受。

“啧啧,看不出来,还是富二代呀。”杨宁捏着下巴,笑眯眯道:“爸招不招上门女婿呀?”

周茜脸又红了:“学长,又乱说话了,可别被我爸听见呀。”

换做是其他人敢这么说,周茜铁定不会给好脸色,不过杨宁自然是例外了,她也知道,这学长喜欢调侃人。

“怕什么,拿爸吓我没用的,要不我干脆跟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当面喊一声老丈人,他肯定乐呵乐呵的。”杨宁哈哈大笑。

在杨宁想来,听了这话,周茜应该是红着脸,羞得跺脚什么的,没成想,他看到的竟然是周茜一脸的紧张。

正要开口问怎么了,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冷哼:“什么叫生米煮成熟饭?”

杨宁愕然,转过身去,借着还算亮的灯光,看到一个长相斯文,但给人一种冷酷的青年缓步走来,脸上没有愤怒,却透着一股阴狠。

“好小子,大晚上的敢跑到这里耍流氓,活得不耐烦了!”

这青年直接出手,速度极快,看得杨宁瞳孔微缩。

这货是谁呀,话都没说几句就出手,神经病吧?

杨宁有点恼火,同样出手,挡住了这青年的拳头。手拳碰撞的那一霎那,杨宁倒没什么,以他如今的抗击打能力,这点碰撞根本就没什么感觉。

可这青年却震惊了,他这一拳不说势大力沉,但寻常的瘪三,一拳下去就算不干趴下,起码也得疼得呜呼哀哉,哪可能跟杨宁这样,整一个没事人似的?

“哥!”周茜急了。

“别怕,有哥在,看哥不拍死这臭流氓!”

这青年是周浩然,事实上对于杨宁跟周茜的谈话,他也就听到几个关键词,比方说拿爸吓我没用,我要跟生米煮成熟饭。

就这么一两句,周浩然立刻将杨宁视为调戏他妹妹的流氓。

“哥?”原本一肚子恼火的杨宁立刻停手,露出古怪之色,这算不算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小子,看招!”

杨宁停手,不代表周浩然也一样。

知道这人是周茜的哥哥,杨宁也就不反击,只是以灵巧的步伐,不断闪躲周浩然的攻击。

“难道就会躲吗?”周浩然怒了,在他看来,这小子跟泥鳅似的,怎么打都打不着,杨宁躲着不累,他打着累呀!

“要打我,我干嘛不躲?”杨宁一副虚心讨教的样子。

“!有种别躲,是男人,咱们就光明正大干一场!”

周浩然恨恨的瞪着杨宁,这说话的气势有了,可听着却有那么点别扭,好像透着点…委屈?

“周浩然,疯够了没!”

杨宁愕然,因为眼下的周茜竟然双手叉腰,一副小蛮女的姿态。

似乎也意识到这个形象有点不妥,周茜吐了吐小舌头,立刻恢复原本的淑女形象,同时还哼道:“他是杨宁,不是什么流氓。”

“什么杨宁,听都没听说过,我才懒得…”

周浩然一开始没当回事,可说着说着,忽然瞪大了眼睛,望向杨宁的目光,也变得惊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