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_a2056

0 Comments

“叶教授,要请我吃饭啊?”

裴子惠正跟施文德待在云苑餐厅吃饭呢,猛然接到叶宇的电话,惊喜道:“我这里还有一个朋友,不知道叶教授能不能一起请了?”

“施文德?”

叶宇一下子就猜到是谁了,“邀请他也是在帮我的忙,请他吃顿饭没什么问题,一起过来吧,我们在老地方,应该知道吧?”

“云海大学西门的老地方?”

“对,来了之后报我的名字就行了。”

简单的交代一下,叶宇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又跟刘璐璐,谢晓月,吕俊阳,姚兵等人联系,让他们在老地方汇合,一会小聚一下。

“怎么回事?谁要请吃饭啊?还要带上我?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施文德见裴子惠挂掉了电话,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

虽然施展雄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他不能跟裴子惠走的过近,可施文德忍不住,他就是喜欢裴子惠。

而且经过他的分析,裴子惠不可能是他的姐姐。

毕竟从他爷爷对待裴子惠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那并不是长辈在看待晚辈,而是带着敬畏和不安。

温馨怀抱的邻家少女

至于敬畏什么?不安什么?这点就不是施文德所能够看出来的了。

他只要明白,眼前之人并不是他的姐姐,能够和她谈爱就足够了。

所以在听到裴子惠邀请自己,施文德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叶教授。”裴子惠解释说:“就是上次跟我一起去们家的那个叶宇,他是我们学校的博导。要请我吃饭,去不去?”

“是他?”

施文德内心一震,他实在想不到,叶宇那么年轻,竟然已经是个教授了。

什么时候中医大学这么不靠谱了,什么样的人都能够招收进来。

在这一刻,施文德不自觉的把中医大学给怀恨上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招到叶宇这样的教授,就不至于会让裴子惠沦陷。

如果裴子惠没有沦陷,就没有自己跟叶宇之间的较量了。

那可是他在云海省第一次被别人捉弄的如此凄惨,一想就让他愤愤不平。

关键是他爷爷已经发过话了,还不让他报仇。

所以施文德对叶宇是没有一丝的好感,此刻听到他要请客,直接耷拉着脸摇头道:“我不去。”

“真的不去?”

裴子惠皱起了眉头,她答应了帮叶宇搞定钱薄的事情。

现在还没有开口呢,就要去跟叶宇吃饭,那还怎么让施文德帮忙。

要是能够一起过去吃饭的时候,在路上她就能够把这件事情给谈妥,可偏偏施文德不去。

“那算了,在这里吃吧,我自己去。”

裴子惠看到施文德那灼灼的目光,不由得心生一计道:“只是可怜我一介女流之辈,竟然要陪那么多大男人吃饭,还没人关心,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呢。”

说着,说着,裴子惠脸上就露出了委屈的神色,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施文德见状急了,忙点头道:“我去,我去陪着还不行吗,谁要是敢欺负,我一定会打他爹妈都认不出来。”

心中却在沾沾自喜,裴子惠竟然在跟自己撒娇,这说明什么,她是不是在潜移默化的接受自己呢?

施文德看到老地方的样貌,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这就是他请我们吃饭的地方?也太寒酸了吧?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太掉身份了。”

“难道没有听说过生味粉?”

裴子惠反问道,见到施文德点头,她竟然气急败坏的道:“们施家再怎么说做的也有酒店生意,还打造出来云巅酒店这种云海省具有仅有的存在,怎么能够没有听过老地方,没有听说过生味粉呢?难道们施家想要被别人在酒店这一行业超越吗?”

“怎么可能?”

施文德不可置信的说:“就这么一个破地方还想超越我们家的云巅酒店?即便是再给他十年时间,他也没有那个资格啊,就别搞笑了。”

“至于生味粉,那是个什么东西?很出名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生味粉是老地方专用的调味品,听说烹饪出来的美食都能够赶上帝王时代的宫廷宴,每天来吃饭的人都要排长队。”

裴子惠激动的说:“之前我还只是在网络上见过长龙,没想到今日亲眼所见,果然非同凡响啊。就是不知道叶教授能不能排着队,咱们今晚有没有那个口福能吃到用生味粉烹饪出来的美食。”

“想吃用生味粉烹饪出来的美食?”

施文德避重就轻的问道。

“想,非常想,自从我那同学跟我说过生味粉烹饪出来的美食味道,我做梦都想吃。”

“既然如此,我就去跟这家店的老板谈,把他们的小店收购了,以后天天让他给用生味粉烹饪美食吃。”施文德嚣张的说,丝毫没有把这间店给放在眼中。

倒是裴子惠,比他多长个心眼。

老地方轰动这么长时间,仍旧屹立在这个地方不被任何人侵扰,肯定有着非常强大的靠山。

而且因为许攀辉的抵制,到现在知道生味粉是谁引进过来的人少之又少。

裴子惠非常好奇,所以此刻也想借用一下施文德的力量,看看能不能把老地方拿下,再不济,也应该能够摸索到生味粉发明者的身份吧。

紧跟着施文德的步伐,快速的走入饭店前台。

老板娘岳欣亚看了他们一眼,淡漠的说:“吃饭的话请去排队,我们这里不准许任何人插队。”

“们这里谁是老板?我找他谈点事情。”

施文德毫不客气的问。

“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谈。”岳欣亚说。

虽然施文德的年龄不大,顶多二十出头,在她眼中还算是一个孩子,可有了叶宇这一个妖孽存在,岳欣亚可是不敢在小看任何人。

不管对谁,她都会高看几眼,并且能够保持一颗平常心来对待。

“跟谈?能够做主?”

“能。”岳欣亚点点头说。

“好,那我们就来谈一谈。”施文德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前台处,道:“请问一下,这饭店一天能有多少营业额?”

一听这话,岳欣亚的神色就不由得冷峻下来,冷冷的说:“问这个干嘛?”

“很简单,想把们这个小店给收购了。”

施文德笑着说。

“不卖。”

岳欣亚摆摆手说:“如果真的想收购饭店的话,还是去别处吧,我们小店概不对外出售。”

“不会的。”施文德说:“之所以不出手是因为他们给的利益还没有达到们心目中的条件,但我不一样,我可以直接给们拿出来五百万来收购这个饭店,们觉得如何?”

这下岳欣亚不说话了,她是实实在在的被吓倒了。

五百万,那可是巨款啊。

即便是他们两口子拼死拼活一辈子,恐怕都很难赚这么多钱。

虽然现在有了生味粉,让他们饭店的营收更上一个层次,可压根就值不了五百万啊。

之前有好几波人来谈收购意向,最多也就给开出两百万前后。

眼前这个年轻人真大方,一出手就是一个让自己无法拒绝的诱惑,太慷慨了。

虽然对方给的条件比较高,可岳欣亚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她的脸上并没有呈现出什么太过的表情,而是保持一颗平常心,用非常平淡的语气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我做不了这个主,可以帮联系一下老板。”

“我叫施文德。”

听到这名字,岳欣亚一愣,大致已经猜出来对方的来头。

竟然是施家的人,他们也想染指生味粉吗?

自己做不了主,岳欣亚让施文德稍等,便匆匆的爬上二楼的小包厢。

今天叶宇带着朋友过来,许攀辉亲自作陪。

岳欣亚把这边的事情往那一说,许攀辉立刻就皱起了眉头说道:“施家的人也想染指我们的饭店?”

“们说施文德来了啊?”

倒是叶宇,他自然能够听到岳欣亚跟许攀辉之间的对话,笑着说:“他是我请来的朋友,直接让他们上来就好。”

“朋友?那收购……”

不等岳欣亚说完,叶宇就摆摆手说:“放心吧,有我在,他施家还没有这个资格来收购饭店。”

岳欣亚这才放心的离开,许攀辉也没有多停留,便跟着离开。

在楼下前台附近,许攀辉看到了施文德,施文德也看到了他,急忙问道:“就是这家饭店的老板?怎么样?五百万打包卖给我,如果嫌少的话,我还可以再加价。”

“是叶总请来的朋友吧,他在楼上等们。”

许攀辉紧皱着眉头说。

这施家,果真是财大气粗啊,一出手五百万,还怕自己嫌少。

不愧是云海省第一大家族,就是阔气。

“叶总?哪个叶总?我朋友没有姓叶的啊?”施文德纳闷的自语道,心中还在盘算,即便真的是自己的朋友请吃饭,也不可能来这种小地方啊。

“应该是叶教授。”

倒是跟在他身后的裴子惠,惊喜道:“原来他已经订好了包厢啊,文德,咱们赶快过去吧,别让叶教授等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