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_a2074

0 Comments

   就在周云凡忙于指导蒸汽轮发电机的制造,蓝蝶和紫瑛忙于练习枪法的时候,元盛国西南有一座山叫五行峰,这里是昊天宗地盘。

   昊天宗有五个分支,分别是金星派,木青派,水灵派,炎阳派,土元派。昊天宗的开山鼻祖叫陈昊天,一共收了五个徒弟,一人一峰,于是分成五派,每派内部划分为杂务外门内门,三个级别的弟子。

   昊天宗各派内部每三年就有一次小比武,比武的规则是杂务弟子对战杂务弟子,外门弟子对战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对战内门弟子。

   每六年派与派之间,有一次大比武,前十到前六名,晋升为昊天宗入室弟子,收归各派掌门门下。前五至第一名,才能晋级为宗主谪传弟子。

   宗派修炼资源按照每一级胜出弟子的多少来进行分配,太元1397年刚好又是五派大比武的一年,每派杂务外门内门弟子都象钟表里面拧紧的发条,铆足劲,力争名次。

   在炎阳派外门,弟子卢旺和卢昌夺取前三的呼声很高,他俩是郦江城前任城主卢得利的庶子,在卢家产并不待见,离家出走,阴错阳差被选入昊天宗炎阳派,当了六个月杂务弟子,就升为外门弟子。

   卢旺和卢昌忙于修炼,想争取在大比武中胜出,卢得利出事,兄弟俩并不知情,卢得利有一个庶出小女儿叫卢幻露,在卢得利出事的时候,侥幸从城主府逃离。

   她娘亲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她在卢家比丫环还不如,好在她聪明伶俐,让她在悲惨境遇里活了下来。

   只不过命运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卢得利出事的时候,她在河边洗衣服,当时她跳水出逃,由于太过仓促,身上没有银两。

   第二天晚上返回城主府内院,把她平常积攒下来的银两取出来准备逃离郦江城的时候,被几个混混堵住,银两被抢,正要被混混凌辱之时,被新任城主陈鑫的护卫发现了,才躲过一劫。

   卢幻露被一番审视过问,被陈鑫确认身份后,就让她依然居住在城主府,她的聪明伶俐让她在陈鑫眼里有多次加分。

   由于她在卢家并不待见,与卢得利的三个儿子并没什么兄妹情,后来看在陈鑫对她热情关照的份上,就把卢旺和卢昌在昊天宗炎阳派修炼的事露了底。

   蓝色格子裙美女

   昊天宗在元盛国是小有名气的宗派,陈鑫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就把卢得利的老婆,还有三个年纪大的妾给释放了,给路费打发她离开郦江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只不过卢得利的正妻满肚子怨恨,并没有回到娘家,而是隐住城里,写信给远在昊天宗炎阳派的两个庶子,颠倒是非瞎说一番。

   再说陈鑫自从周云凡得到三瓶“郦江仙酿”,他节约着喝,竟然也喝了两瓶,眼看存货不多,有点慌神了,于是让一名护卫来到周府找二少爷说城主找他有事。

   周云凡今天刚把蒸汽轮发电机组装好,明天准备调试,看看能不能运转,回到周府遇到陈鑫派来的那名护卫,听说城主找他,只好紫瑛前往,让蓝蝶进内院休息。

   这些天蓝蝶苦练枪法,特别疲惫,也就没有多想什么。周云凡带着紫瑛骑马前往城主府,紫瑛笑着说:“二少爷,真会疼人,瞧把蓝蝶那丫头宠成什么样了。”

   周云凡笑着说:“知道的呀,蓝蝶将来的承担的责任会很大,让她多消耗一些子弹不算什么,只要她把枪法练好,她的武力值就成倍增加。”

   “二少爷,准备让她主管哪方面的事务?露个底呗,咱俩谁跟谁,就别藏着掖着的了。”紫瑛已经习惯护卫在周云凡身边,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迎春。

   这些天,她同二少爷在一起,被滋润得有滋有味,眼前,周云凡骑着白马,望着前方:“明年开始,周府南岸的产业,就交给她带领卫士守护。”

   “啊!她到明年才十八虚岁,就对她委以重任,担待得起吗?”紫瑛大惊小怪,质疑道。

   “这有什么呀,明天不只是她会被外放,也一样,将要替周府挑起大梁。”周云凡对身边这位美人,同样寄予期望。

   紫瑛听到后,纠结了,守护在二少爷身边是好,只不过没外放过,没有独立挑大梁的经历,今后周府的家业更大规模地扩张后,她的地位会止步不前,难以晋升。

   离开二少爷,不常在他身边,又将会感觉心里空荡荡的,眼前,她弱弱地问一句:“二少爷,明年打算安排我负责什么?”事关切身利益,她哪能不焦急。

   周云凡回话:“明年琅山作坊园区将更名为琅山工业园,会成批制造出长短火枪,一旦批量外售,就会引来很多心怀叵测的人,将同牟小武一起负责整个园区的安防。责任重大,有没有信心?”

   紫瑛听到后,十分激动地说:“请二少爷放心,瑛儿不会让失望,我就是手里的火枪,指哪打哪,决不含糊。”

   她之所以激动,这个差事正合她胃口,一是责任重大,另外就是周云凡会常去园区,两个人不只是常见面,还能时常在一起。

   两个人骑一匹白马,一匹枣红马,一前一后很快来到城主府,进去后立即就有卫士过来接过缰绳,牵去马厩栓好。

   现任城主陈鑫听到周云凡来了,立即跑出来,笑脸相迎:“贤侄,再不过来,我只怕忍不住要去周府找。”

   “陈叔,到底什么事,风急火燎的,说吧。”周云凡其实了原因,他这是明知故问。

   陈鑫在周云凡面前说话就是直爽:“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肚子里的酒虫作祟,想买郦江仙酿。”他并不说自己还有一瓶存货。

   “陈叔,就别为难我,好不好?酒厂酿制的仙酿,全部登记在册,标明时限,家侄女如今过来取货,每次都会看生产记录,真想喝的话,找她去呀,找我没什么用。”周云凡来一招太极推手。

   陈鑫不再多嘴,转身进入内门,很快从里面出来一个绝色美女,周云凡看到后,眼睛不由得发直,喃喃而语:“她就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听到陈鑫走在她身后,说道:“对,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