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4_a2078

0 Comments

华夏武林依照黄河为界分为南北武林。

在古时候就有颇多争斗,现在和平年代,虽然明面上和平相处,甚至两边有不少往来,但是暗地里不管资源还是势力的争夺方面一直没有停止过。南方武林以武当山、白龙寺、茅山为尊,而北方武林则以青城山、龙虎寺,白云观为主,同时在北方十三家之中,宋家也是庞然大物,可以与青城山龙虎寺以及白云观并列其中。

这一次,对付林家和秦家的不仅有青城山、龙虎寺和白云观,同时还有蜀川曹家,乃至江南四大家族的赵家和陈家。而林峰此刻要只身闯京都,基本上完全进入北方武林的地盘,这也是白玉清所担忧的。

白玉清的确想过,林峰出手,搅动时局,白家再找机会给予曹家重创。可是刺客,相对于林峰的安慰来说,对付曹家已经变为其次。毕竟,只有林峰活着,白家才有可能完全壮大。否则这一次就算重创曹家,甚至灭了曹家,只要青城山还在蜀川,白家也难以重回蜀川。

前面,秦融山他们所说不错,只有林峰活着,强大了,林家在华夏才无后顾之忧,白家也同样如此。当然,白玉清没想过林峰会带她去内武界,按照年纪来算,她已经过了被选拔的资格。至于硬闯,白玉清也早就了解过,并不容易。

半年时间,看似很短,但是林峰却明白,青城山和龙虎寺还有赵家绝不会放他轻易进入内武界。放虎归山,这种事,如果换位思考,林峰也不回那么做。所以,要想安然无恙的躲过这半年,几乎就是奢望。既然如此,却不如先下手为强。

京都国际机场。

林峰和白玉清走出机场之时,白家影卫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车上。

林峰坐在后排,白玉清手里拿着资料送到了林峰面前,林峰只是将大致条目看了一遍,随后微微点头。

“马老现在到哪了?”林峰开口问道。

白玉清回应道:“马老先一天到了,我们在同一家酒店。”

文艺气质美女露肩毛衣裙侧颜温柔室内作画写真图片

根据情报。

曹家和赵家还有陈家正在阻击林家世俗中的生意,而青城山和龙虎寺还有白云观正在集结人马向林家逼宫发难交出林峰。可以说,几大势力正在把焦点放在江南,而却没有人想到,林峰这时候会出现在京都。

酒店之中。

马怀仁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拐杖,面色沉静。

“爷爷,你说林峰这一次什么打算?”马婷婷在一侧好奇开口道。

马怀仁微微摇头道:“看不透啊。不过这小子,虽然年轻,但是这几年大起大落,心境早已非常人所比。他这一次敢冒然来京都,必然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们在边上看着就是了。”

“那他让我们准备发布会和宴会的事?”马婷婷迟疑了几分开口道。

马怀仁笑着开口道:“你不是已经准备了?按照他说的做吧。现在灵峰药业虽然交给我们马家打理,不过他是最大的股东。商业上的事,还是要听他的。你这两天,把京都该请的年轻后生都请来,正好你也到嫁人的年纪了,趁着爷爷这身子骨还撑得住,帮你物色一下。”

嫁人?

马婷婷嘟囔道:“爷爷你说什么呢?我不嫁。”

“不嫁?”马怀仁轻咳,略有叹息道:“丫头,我知道你的心思。林峰那小子,非池中之物,身边又有秦家大小姐和白家那丫头,你现在还想插一脚恐怕已经迟了。”

马婷婷轻咬牙齿,心里有些不甘心,这不过一晃神的功夫,自己没来得及下手,却没想到林峰身边多了个白玉清,同时在秦雨萌和林云浩大婚那日出现抢婚,并且直言要娶秦雨萌。马婷婷知道,自己一时疏忽错过了很多事。

不过,那又怎么样?

马婷婷扁嘴道:“我不管,才不迟呢。林峰他爹不是一样娶了两个,我偏要找机会插一脚,就算做不成大的,做小的我也愿意。再说了,就算插不上一脚,起码我也得找个和他差不多的,凭什么我要委屈自己。”

女大不中留,特别还是这种直爽性格,还不介意做大做小的。

马怀仁心里一阵纠结,感觉自家这孙女遇见林峰简直就是造孽。要找个差不多的,林峰那种妖孽,要去哪找个差不多的?难道还真要嫁过去给林峰做小的不成?嫁也行,可是就怕人家不要啊。

哒。

就在马怀仁纠结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一个马家管事恭敬走进房间,见到马怀仁开口道:“老爷子,林峰来了。”

“他总算来了。”马婷婷撇了撇嘴,刚准备上前,又听到身后马怀仁的咳嗽声便连忙回身扶起马怀仁的胳膊。

客厅之中,林峰和白玉清看着下面街道的情况,在听到马怀仁脚步声之后才转身。

“马老爷子,这一次辛苦你走一趟了。”林峰恭敬谢道。

马怀仁摆了摆手,开口道:“灵峰药业也是算是我马家的产业了,自当出手。林峰啊,快坐吧。”

“好。”林峰带着白玉清坐下。

马婷婷坐在林峰对面,不等双方开口,马婷婷已经开口道:“林峰,你会娶几个老婆?”

娶几个?

林峰刚喝了一口茶水,差点一口喷了出来。

“你会娶她吗?”马婷婷一抬手,指向了一旁白玉清。

白玉清听到这句话,也是愣住了,顿时面红耳赤,也不用林峰回答,便慌忙道:“马大小姐说笑了,我只是少主的侍女而已。”

马怀仁此刻头也疼了,都不知道如何阻止自己这孙女。

“侍女怎么了,你那么漂亮,林峰就是色胚子,早晚会娶你的。”马婷婷一脸直白,又突然羞涩了几分,开口道:“林峰,你娶了秦雨萌,还有白玉清,顺便也把我娶了好不好。我不要做大,做小的也行。”

噗。

这一次,林峰不只是吐茶,都快吐血了。

马怀仁真没话可说了,只感觉丢人。

林峰也一脸尴尬道:“马大小姐,说笑了。”

“我是认真的。我想过了,与其嫁给那些白痴,还不如嫁给你做小的。”马婷婷认真点头道。

打住了。

再这样下去,自己老脸都没了。

马怀仁开口道:“婷婷啊,我和林峰小兄弟,有些话要说。要不,你先出去?”

“马大小姐,我陪你出去走走吧。”白玉清也是知趣,连忙起身要陪着马婷婷。

马婷婷撇了撇嘴,知道马怀仁故意阻止她,只是对林峰一笑开口道:“考虑一下,只要你点头答应,我就是你的。”

安静了。

马婷婷和白玉清相伴而出。

马怀仁略显尴尬道:“林峰啊,别介意,婷婷那丫头,刚才喝了点酒喝多了就喜欢胡言乱语的。”

“我知道。难怪有酒味。”林峰打着哈哈。

马怀仁也干笑了几声,随后面容严谨了许多,开口说正事道:“林峰啊。我知道你这一次来北方,肯定有自己的计划。你打算在这里下手?宋家的事其实你不出手,老头子我也能解决。再则,他们现在也不算和青城山几宗同盟,你大可不必出面。”

“不。马老爷子,我不是来对付宋家的。”林峰轻声开口,否定道:“我这一次来是拿下宋家的。”

拿下宋家?

两者字面不同,意义上也截然不同。

马怀仁胡须一动,诧异道:“你的意思是不对宋家出手?”

“不错。”林峰开口道:“马老爷子,之所以这些年,在药材市场方面马家和宋家以黄河为界南北相距。其实并不是你们两家没有过界的能力,而是无法过界,这一点我说的应该不错吧?”

马怀仁微微点头:“不错。是无法过界,这不是我们俩家的势力格局,而是南北武林的势力格局。”

南北武林,明里不斗,暗中相争。这也是马家无法踏入北方的原因,因为就算宋家势弱,也终究还有北方武林。马家乃是南方武林的世家,而且关乎到药材,北方武林自然不会给马家机会进入北方。

“所以,我们不是对付宋家,而是拿下宋家。”林峰轻哼开口道:“釜底抽薪。我不只是拿下宋家,还要以宋家为支柱,拿下北方十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