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6_a2074

0 Comments

就在周云凡闭关练功期间,他爷爷奶奶有廖冰冰陪伴,在方如意和苏妙珏的护卫下,去星海市几个景点游玩了三天。在第四天的时候,廖冰冰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喂!是谁?”

手机里传来天京市谢家现任家主廖耀宇的声音:“冰冰,我是爷爷耀宇,听说离家这些年过得不错,真替高兴。”

“耀宇是谁?我不认识,打错电话了。”廖冰冰在手机里气冲冲地说。

“孩子,也许在家的那些年,家里部份人做得不地道,都怪我管教无方,我在这里给赔不是,说声对不起。”廖耀宇不愧是混迹商界多年的老油条,脸皮厚过墙。

“喂,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廖耀宇,别同我套近乎,是不是找我有事,我只是一个打工妹,帮不了什么,我挂电话了。”

廖冰冰的母亲当年是M国的三栖影视明星,她以戏子的身份嫁入豪门,谢家人并不待见她。死于车祸,随后廖冰冰的姨妈死于卵巢癌和宫颈癌。

廖冰冰继承姨妈在M国的遗产,回国后,谢家很多人眼红,就暗中对她下黑手,甚至于想让她利益联姻,后来检查出她象姨妈一样,也患上了卵巢癌和宫颈癌。

谢家就有更多人唾涎她的财产,想方设法对她不利,后来是周云凡出手治愈了她的癌症,并且没做切除手术,照样做一个正常女人。

她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可想而知对周云凡的感情有多深厚,这些天回国,从苏妙珏嘴里听说过谢家和廖家对老周家下黑手,如今这两家的产业在风雨中飘摇,她当然晓得。

大清早地接到谢耀宇的电话,就知道没好事,立即猜到人家想请她出面,在老周家的人面前美言几句,廖冰冰不会这么做,天京市廖家对她来说,没有一丁点的亲情,更别说归属感。

听到她说要挂电话,廖耀宇急忙说道:“冰冰啊,小妹雪凝赌气离家出走,她假如来星海市找,得替我留住她,在那里散散心,要好好劝劝她。”

廖冰冰这些年混迹商界,见识非凡,听到廖耀宇这样煞有介事地说,让她嗅到那了阴谋的味道,她随意敷衍:“我同她不熟,估计她不会找我,就算她找到了,我也帮助不了们什么,好自为之吧。”

冬日暖阳下黄色外套可爱美女

她果断地挂了电话,坐在她身边的周老爷子,一脸高深莫测地说:“看来也很难独善其身,这些人啊遇到危险,为了利益,脸皮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周老爷子以前对廖家这位廖冰冰,并不了解,只是在他出团旅游,赵玲珑安排廖冰冰全程陪伴后,他才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就暗中找人了解。

原来是谢家人对她的情感伤害在前,如今想重归于好,这怎么可能?只听到廖冰冰附和说:“对啊,他们那些的德行比造纸厂的木头被烧碱腐蚀得还要糜烂不堪。”

“好了,不说那些垃圾人,去拿围棋,咱俩手谈几局。”周老爷子的棋艺实在是让人不好意思恭维。

当两个人在客厅的茶几上摆弄棋盘,准备大战几局的时候,廖冰冰的手机再度响起,哇靠!挂断电话这才多久,就接到小妹廖雪凝的手机来电,脑洞没大开,她脑筋瞬间转不过弯来。

由于廖冰冰接到电话,没有去接人的想法,她静心同周老爷子下围棋,胜负各一,当第二次接到小妹廖雪凝的电话时问道:“姐在哪里?说好来接我,怎么看不到的人影?”

“雪凝,我马上要乘机离开星海市,前往港城,既然来到星海市,就自个儿玩几天回去,挂了,不用再联系。”廖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

“姐,别这样,说好陪我在星海市玩几天,怎么能爽约嘞?去什么港城不港城的,快把机票退了,过来接我,不然的话我哭给看。”

廖雪凝在手机里古灵精怪的说,她不认为廖冰冰会乘机前往港城,只是没戳穿她的谎言。

“嗨,这是何苦嘞?尽管我现在还姓廖,但是早已经不是廖家人,咱俩之间的姐妹情已经淡了,我找不到小时候那种纯真的感觉。”廖冰冰当年在廖家,唯独同她相处得来的就是廖雪凝。

廖耀宇正是抓住这一点,特意打出小孙女廖雪凝这张感情牌,想为廖家争取一线生机,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准会象谢家那样四面楚歌,生意场上一败涂地。

设想一下,没人愿意同竖向还是横向发生生意往来,这生意还怎么做?就算能做下去,又如何保证赢利,有个好钱景?

坐在廖冰冰对面的周老爷子,其实对长孙周云凡并没有太深的了解,对眼前这位廖冰冰了解得更少。

只不过他听说天京市老廖家竟然派出廖雪凝,让她充当“特使”,刻意接近自己,他倒想看看廖耀宇的小孙女有何过人之处。

“冰冰,俗话说一笔难写出一个廖字,竟然是廖家的小妹,特意来星海市找叙旧,先去把她安顿好,再回来同我下棋。”周老爷子并没有松口说让她带廖雪凝来这里。

廖冰的冰脸色有些不自然:“周爷爷,不知道这个廖雪凝。她看上去很淑女,其实心智很深,曾经有人把她同叶家的叶沁馨一样,看成是年轻一辈的智多星”

“只不过廖家历来重男轻女,如果象叶家那样男女平等,她早就从廖家年轻人当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代翘楚。”

周老爷子的胃口一下子被吊得老高,喃喃而语:“冰冰,有说得这么邪乎吗?”

廖冰冰没有丝毫停顿地说:“她除了没有修道之外,其它方面一点不输于在叶家有小诸葛美名的叶沁馨,说她们是绝代双娇,一点都不为过。”

被廖冰冰说成一朵花,周老爷子心里有顾虑了,毕竟高智商的女孩,心计重,不是长孙小凡的良配,更何况他有赵玲珑,还真不想因为廖雪凝的刻意接近,导致准孙媳妇不开心。

“哦,她这么牛掰,还是让她自个儿玩去,去安排她住酒店就行了。”周老爷子打消见廖雪凝的念头,立即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