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_a2050

0 Comments

方若宁预料的没错。

情人节晚上的盛世求婚,被各大媒体和网络平台报道、转载,喜提热搜。

霍凌霄还专门打电话来问她要不要让人撤掉,方若宁刷着网页,想着自己与世隔绝,犹豫了下,回道:“算了吧,咱还得养儿子呢,有钱也得省着花。”

知道她在开玩笑,话筒里男人笑了笑,温柔又霸气地说:“放心,即便我卸去霍氏总裁的职位,也不会饿着你跟儿子。”

电话挂断没多久,方若宁的手机又响。

看着来电显示,是姑姑,她顿了顿还是接起。

“若宁,霍先生跟你求婚了?”方秉红口气激动,好像是自己亲闺女要出嫁一般。

“嗯。”已经是事实的事,她当然只有承认。

方秉红的激动更上一层楼,“那真是太好了!霍先生对你那么好,家世又好,又有能力,你跟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姑姑恭喜你!”

“谢谢姑姑。”

相对比方秉红的兴奋激动,方若宁的表现可谓事不关己,姑姑这么兴奋的原因,除了真得为她感到高兴以外,估计还有为自己庆幸的成分。

认为侄女攀上了权贵,致远地产也从此傍上了大树,她再也不用担心公司会破产,也不用担心公司会被徐家那些人霸占,一举两得的事,她怎么会不高兴呢?

纯真善良少女齐刘海暖系写真图片

果然,方秉红接下来的话就提到了公司。

“若宁,这些日子你在调养身体,霍先生已经派了人过来打理公司,各方面都经营运转的很好。徐美慧那些人虽然不满,可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你好好养身体,等身体恢复了,估计你们也快举办婚礼了。”

婚礼?

方若宁一怔,昨天求婚之后,霍凌霄好像绝口未提婚礼的事。

不过,她也不在乎这个,一场求婚已经引发民关注,如果接下来再来一场婚礼,免不得要被人说高调炫富之类的,她不希望自己的生活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婚礼暂缓一缓,等这波热度过去再说,也不错。

“婚礼……可能还要等一阵子吧。”不确定的事,她只好敷衍带过。

方秉红今天格外激动,感觉明明没什么话可说了,但就是不想挂断电话,“结婚的规矩讲究很多,何况是霍家那样的大家族,到时候——”

她絮絮叨叨地还没说完,方若宁的手机又响起,她拿下一看,是闺蜜来电。

终于有了借口结束尬聊,她连忙打断:“姑姑,我有电话进来了,先不说了。”

“哦哦,好的,那你记得等有空回家看看你爸,他天天念叨着你。”

“好,我知道了。”

嘴上应着,心里却满是鄙夷,方秉国会念叨着她?太阳打西边出来吧?就算念叨,也不是真正关心她在乎她,不过是见她跟霍凌霄在一起了,妄想攀上权贵而来对她好。

这种好,不要也罢,她怕自己听了那些关心的话会恶心想吐。

一边嘲讽着,一边接通了好友的来电,“喂,小静。”

冯雪静的口气也很激动,不过这种激动不是带着兴奋,而是震惊!

“若宁,怎么回事啊?网上突然传出一份霍氏集团的人事任免公告,霍凌霄辞去霍氏总裁一职,由霍凌渊接任!现在整个网上都爆掉了,把你们昨晚求婚的热搜都挤下去了!”

方若宁听她高亢激动的语调,耳膜一震,片刻后反应过来,才平静地道:“他是要辞掉霍氏总裁的职位,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着交接,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人心躁动,消息一直是封锁的,今天才发了正式通知出来。”

霍凌霄早上去上班前,跟她说过,今天会把交接工作都处理完毕。

她顿时明白,为什么他要选在昨晚在霍氏双子楼求婚。

一来,情人节的特殊日子。

二来,他今天就要离开霍氏,以后也不会再踏足霍氏双子楼。

而那里,是他一手打下的江山,是他的王国,他的世界,选在那个地方求婚,也有着特殊意义。

这个生性寡冷不善言辞的男人,心思也深沉得很,即便求婚成功后,他也半句未提为什么要在霍氏双子楼求婚。

冯雪静原以为消息是假的,才火急火燎打电话跟好友求证,不料,竟是实锤!

被这个消息震晕了脑子,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为什么啊?这是什么意思啊?昨晚你俩才求婚呢,那么高调,那么多人羡慕死你,转眼间,霍凌霄就从霍氏辞职了,你们这也——”

被好友激动跌宕的情绪弄得心潮起伏,她一时竟无比想见到那个男人,虽然他一直表现的很平静,甚至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卸下重担,可她还是觉得他心里肯定不舍,只是没有表露出来,怕她多想,怕她内疚。

“到底为什么,我也说不清……这个决定也就是过完年才有,我怀疑是受家里逼迫,可他不承认,说是他自己觉得这些年太累太辛苦了,想要歇一歇。”

“天啊——”冯雪静还在惊叹,“我真是不敢相信!如果他是为了你而选择放弃了一切,那我只能说……这个男人太让我刮目相看了!若宁,你可一定要把握好这段感情啊!”

方若宁笑着,有点无可奈何,“其实,我并不希望他这样做,如果真是为了我,那这段感情也太沉重了。”

明白好友话里的意思,冯雪静也是一声叹息,不过很快又安慰:“你也别多想,是他心甘情愿的,又不是你逼他做选择。况且,以他的能力,即便离开霍氏也没关系,以后若想东山再起,对你们来说也不是难事。”

“嗯。”

挂了电话,方若宁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坐立不安,左思右想,她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霍氏。

她想在这个特殊时候,陪伴在那人身边。

*

霍氏双子楼,各大新闻媒体再次齐聚。

不同于昨晚霍凌霄避而不谈的态度,霍氏公关部早已经有所应对,安排记者有序进场,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

环形阶梯大会议室里,集团董事会成员,各大股东,总部及分公司的各位高管,早已经焦急难耐地等候着了。

所有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重磅炸弹震惊的缓不过神来。

媒体记者入场,会议室越发喧闹起来。

总裁室,陈航今天的脸色格外严肃,眸中还透着不舍。

虽然在一个星期前,他就知道老板要辞职的消息,可等这一天真正到来,他心里还是五味陈杂。

“霍总,会议室那边已经准备就绪,该过去了。”

“好。”

霍凌霄起身,在他对面坐着的霍凌渊也跟着起身。

兄弟俩今天都穿得非常正式,一样的身姿挺拔,一样的英俊尊贵,只是,霍凌霄的气场更为强大,眉眼间的英气也更为锋锐。而霍凌渊的气质则少了那份犀利,多了几分随和儒雅。

兄弟俩带着集团法务跟卫云澈一行人一起进入会议室。

本就躁动喧闹的空间因为主角登场而越发沸腾,所有记者都把焦点对准他们,闪光灯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会议由一位集团董事主持,先是在律师的见证下,兄弟俩签了一系列文件协议,代表权力的交接,文件签署完毕,两人起身,纵然是兄弟,却也异常公式化地郑重握手。

霍凌渊显然情绪不稳,握着兄长的手还觉不够,又上前一步,肩膀贴着霍凌霄单手抱了抱。

霍凌霄心里同样感慨,另一手重重在弟弟肩头拍了拍,既是安慰,也是鼓励。

车上,方若宁通过网络直播看着这一幕,见兄弟俩握手相拥,互相安慰鼓励彼此时,她突然红了眼眶,感动的无以复加。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霍凌霄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这会儿她才明白,其实不是。

他只是习惯了把感情深藏在心底。

那天晚上,他突然颇有感触地说,感觉凌渊长大了,其实字里行间也流露着他身为霍家长子长孙,对弟弟的关爱。

这种爱,不流于言表,像父爱一样深沉!

泪水模糊了眼睫,画面变得模糊,她扭头看向窗外,深吸了口气,心底里无限欣慰。

这样一个情感丰沛用心专一的男人,她从前怎么会用那么歹毒的心思去揣摩呢?还说了那么多伤害他诽谤他甚至污蔑他的话。

幸运的是,即便被她那么冤枉,这个男人也从未放弃。

她何德何能,值得对方如此真心相待!

等情绪稍稍平复下来,她再度把视线落回手机,画面已经对准了那个英俊清贵的男人。

有记者提问:“霍先生,请问您突然做出这个决定到底是基于什么考虑?现在外界揣测纷纷,众说纷纭,您能直接解答一下这个问题吗?”

镜头前,男人英俊深邃的五官平静威严,等记者话音落下,他朗朗声调透过麦克风清晰传来:“没有外界传言的各种阴谋论,我只是单纯地想要休息一下,想要多陪陪家人,多参与孩子的成长。”

记者立刻追问:“那可不可以理解为,您这个决定跟昨晚的求婚仪式有直接关联?您是为了方小姐而放弃了事业?”